首頁 意見反應 相關網站

歷史背景
歷史背景 二十世紀法國失語學界記事 人物介紹 辯證論治系統中的聽語病理學 專有名詞介紹 參考書目

 

                                                                   歷史背景       基本觀念與技巧         研究與評論         參考書目

 

                                                                                           

 


神經語言學的理論與技術簡介

楊明磊(2003神經語言學的理論與技術簡介

「寫意」通訊(電子報),第41期,教育部訓委會北區大學院校輔導工作諮詢中心發行http://love.adm.ncu.edu.tw/NORTH/epaper/41/41_200310.htm
 

壹、歷史背景

神經語言學(Neuro-Linquistic Program,簡稱NLP)為John Grinder及Richard Bandler二人在1970年代所發展的心理治療方法,他們二人仔細研究三位心理治療大師Friz Perls(完形治療)、Verginal Satir(家族治療)、Milton Erikson(催眠治療)的治療技巧,歸納其有效治療的因素與技巧,加以綜合整理,在1975至1977年出書發表研究成果,隨後大量發表有關NLP的文章及舉辦工作坊推廣他們的技術。除了Bandler及 Grinder,另一個對NLP的發展有卓越貢獻的是以精神分裂雙結理論著名的Gregory Bateson。

命名為神經語言學,是包含三個主要概念:神經(Neuro),指所有人的行為及感官經驗皆是以神經系統的運作歷程為基礎,另一個理由是以神經的概念強調NLP的學習是非常深入的、全面的、包含意識與潛意識層面,同時也極為注意行為及視聽觸等生理感官經驗的。語言(Linquistic),表示人們藉語言與他人溝通,也用語言與自己溝通,及用語言來表述、整理自己的思考內容,尤其用Linquistic(語意的)更是代表所看重的不是表面的言語,而是語言背後較深層的與思考結構有密切關係的語意基礎。學(Program),正確的翻譯應為計劃或策略,強調人是可以為自己計劃,可以自己掌控自己行為來產生所希望的結果的。由此看來,神經語言學是很現象學的,看重每個人的主觀經驗,同時也很現實學派及行為學派的,強調行動、自主與練習。由所研究的三位大師來看也可看出,三位大師的理論各有不同,而其共同點則是,三者的技巧均是非常戲劇化與神奇的,顯示神經語言學的創始人一開始即帶有實用的目的。  

貳、基本觀念及技巧

由於神經語言學沒有稱自己為一個理論,因此也很難特別整理出來他的基本理念為何,不過如果以一般的心理治療理論所強調的三個主要問題:人是什麼?人為什麼會生病?人可以如何改變?來看,NLP也算是部份回答了這三個問題。

先回答「人是什麼?」這個問題,依筆者個人的看法,NLP似乎是以認知心理學為基礎,視人為訊息處理的機構,將人與世界的互動分為「輸入」、「訊息處理」、「輸出」三部份;輸入部份被稱為儲憶系統(representational systems),即感官功能,其中以視覺、聽覺及身體感覺為主要資訊輸入來源,其他如嗅覺、味覺、觸覺等為次要來源,比較特別的是NLP認為儲憶系統並不只限於對外在的物理訊息的接收,還包括個體內在主動的記憶提取與創造,因此視覺的訊息來源除了眼睛現在所看到的,還包括過去所看到的(記憶中的影像)及想像中所看到的(如冥想或將幾個記憶中的影像加以組合、變動等),同樣的,現在所聽到的、過去聽到的、想像中聽到的,甚至自我的內在對話都算是聽覺的訊息來源。每個人都有一個或多個主要的儲憶系統,錯誤的溝通往往是由於個別的不當使用儲憶系統,或雙方使用的儲憶系統無法配合所致。要與一個人溝通,就必需先瞭解對方的主要儲憶系統為何,然後用適於對方的儲憶系統的語言與對方溝通,如此即能避免對方誤解與忽略,進而能達到更好的溝通甚至說服效果,例如推銷員賣汽車,如果顧客的主要儲憶系統是視覺,則不妨請他多來看車,包括實品及圖片,請顧客想像自己開車時的帥氣,在說服對方時,多用具有視覺意象的語詞,如「車子在陽光下是多麼燦爛耀人」「開起車來是多麼引人注目」等;如果主要儲憶系統是聽覺,就該請客人聽聽引擎的聲音,音響的效果,隔音的能力,說服時多使用有聽覺意味的句子,如「在路上呼嘯而過,只到所有人讚嘆不已」;至於身體感覺,就請客人摸摸真皮座椅的質感體會架駛艙的寬大、引擎的穩定、換檔的平順動力方向盤的易於操控。眼睛的運動方向及說話時的遣詞用字可以用來判斷對方主要使用的是何種儲憶系統,一般而言,回答問題時眼睛朝上的人傾向以視覺為主要儲憶系統,眼睛向水平方向移動的人則傾向使用聽覺,眼睛向下的則以內在對話或身體感覺為主。

關於訊息處理,NLP有它自己的看法,首先,NLP認為事件和事件所引發的感受是可以分離的,而人們會記得的不是事件,而是事件帶來的感受。當感受可以和事件分離,於是感受就不在只是個記憶,而是此時此刻真實的存在,並且可以被獨立運用,在此,這個存於現在可以被使用的感受被稱之為資源(Resource)。例如某人(張三)曾經考試得過第一名,在領獎的時候心中感到非常的高興,此時,領第一名的獎是事件,非常的高興是感受,將這個非常高興的感受與得獎的事件分離,即雖然得獎是很多年前的事,但每次想到,心中都可以感受到那股高興的感受,於是現在正在感受到的這股高興就是資源,已經和過去的事件分離了。其次,每一個人身上存有許許多多的資源(因為發生過許許多多不同的事件),如果善用資源,就能妥善發揮潛力走向成功,失敗常是不當運用資源的結果。要能善用資源,就必須找出與此資源相關的所有儲憶系統,在NLP中,與某一資源有關的所有儲憶系統稱為心錨(Anchor),心錨越清楚,資源越能被使用。同樣以張三為例,假設張三要上台演講,但是心中很慌,害怕講不好,此時張三就可以使用身上的資源,

第一步:回想前述的得獎經驗,讓自己再一次的感受到心中的那股高興,並且留意,眼中看到的是什麼(視覺),耳中聽到的是什麼(聽覺),自己對自己說了什麼(內在對話),身體的動作、姿勢、身體感覺等,讓所有留意到的儲憶經驗可以重新經驗一次,並且重覆練習,直到只要做出了這些特定的心錨,就可以在次感受到高興的感受(其實這個作法就像是行為學派的古典制約,只不過被配對的不是只有行為,還包括內在對話感受等向度,同時配對聯結的深度比意識層次更深)。

第二步:張三在上台前讓自己可以再一次做出特定的心錨,讓自己能再一次感受到高興的感受,當高興的程度達到最高峰時,和演講的情境做聯結,建立一群新的心錨,反覆練習,直到新的心錨緊密聯結。

第三步:正式上台,此時進入演講的情境,就能引發出高興的感受,於是張三就能以高興而不是害怕的感受進行演講了。

最後談到輸出,NLP相當看重語言的運用,認為語言的表達反映了一個人的思考方式及對世界與自己關係的看法,要瞭解自己、幫助自己可以透過語言表達的練習做修正,要瞭解他人影響他人,也同樣透過語言。伴隨(Pacing)、引導(Leading)、隱諭(Metaphor)、重建(Reframing)為主要的語言使用技巧:伴隨和引導常常共同使用,當要影響他人時,先伴隨對方,伴隨的向度包括所有的副語言(paralanguage),即口氣、腔調、抑揚頓挫、姿態動作,及對方遣詞用字的儲憶系統,儘可能模仿對方,和對方類似,讓對方有一種彷若是在照鏡子一般的錯覺,一段時間後在稍做改變,此時對方變有可能不知不覺跟著我們做出改變了,於是就能成功的「引導」對方。例如李四正非常煩憂地談論與子女的關係,此時諮商員可以先「伴隨」李四煩憂的心情,模彷李四的垂頭、低聲、緩語,一段時間後,逐漸調整頭部下垂的角度,提高音量及說話速度,同時調整用字的情緒強度,如果前面的伴隨動作做得確實,則此時李四應會跟著諮商員的改變而改變,此時諮商員可再進行伴隨,一段時間後在做調整,引導李四在做改變,如此重覆交替使用「伴隨」及「引導」,讓李四在不知不覺中改變了煩憂的程度。當然這樣做雖改變了情緒的強度,卻沒有改變事件的嚴重性,及當事人對事件的因應方式,此時自當配合其他的方法,或是採用本段所提到的另外兩個方法:隱諭及重建。

隱諭及重建主要是藉由改變語言所相對應的意義來產生改變的效果,例如王五可能對未來懷抱著很大的恐懼感,希望除非先瞭解未來所會發生的確實變化,否則不願輕易嚐試,這樣的恐懼與期望讓王五多年來因為不敢嚐試而一事無成,此時一個「暗夜開車」的隱諭可能會有所幫助:「一個人在漆黑伸手不見五指的夜媔}車,你開亮車燈,發現可以照亮前方三十公尺的道路,於是你會知道在這三十公尺內那堿O安全的,那堿O有坑洞的,但是你的目的地在更遠的前方,此時你可以如何幫自己看到三十公尺之後的道路狀況?」隱諭的重點在於能將當事人的處境與隱諭故事的內容,在重要元素上彼此雷同,但故事的結果卻能比原本當事人的處境具有更多且更好的不同結局,在王五的故事中,以車燈照不到的黑夜比擬未來的不可知,以車燈照亮的範圍比喻可預知及可計劃的部份,以此暗示了王五可以一邊在可知的範圍訂計劃並執行,一邊仍然面對未來的不可知,同時藉開車向前暗示未來會逐漸明朗,在這個隱諭中最精采處為以開車為例,因「在路上開車」即已意味著向前行進是理所當然的選擇,以及前進是用來解決問題的最好也最自然的方法,因此當當事人接受了這個隱諭,也就不自覺的接受了要有所改變的暗示。重建不像隱諭需要藉用故事,而是直接就當事人的處境給予新的解釋,重建的重點在於不改變也不否認當事人現有的處境或行為,而是為當事人的處境或行為賦予新的意義,NLP認為人並非受其生活表象的好壞所影響,真正產生影響的是人為其生活所賦予的意義為何,因此改變意義即能改變生活。例如趙六常受自責之苦,也氣自己總是在自責,更自責自己居然不能夠不自責;以重建技巧協助趙六,首先承認趙六自責的行為,但改變自責對趙六的意義,如對趙六表示,「也許怪自己是你體貼別人的一種方法,正因為你知道被責備是如此地難受,為了不讓別人難過,所以你寧願選擇責備自己也不願意責備別人。」或者這樣說「或許你只是太過急切地想讓自己變好,以至於忘記了給自己一些鼓勵」。兩種說法都重建了自責的意義,同時也蘊含了改變的方向,第一種說法中,用「也許」表達了諮商員的態度並非決斷的判定,用「選擇」及「願意」暗示了當事人對自己的自責行為是有自主性及可以重新選擇的,最後為自責賦予一正向動機,減輕當事人自責的壓力。第二種說法同樣是用「或許」來避免諮商員的決斷,用「忘記」來暗示自責不是個多嚴重的錯誤,以及用「太過急切」來降低生氣的強度,換句話說,重建不單單只是改變意義,也需要在用字上設計,而能讓當事人在意義改變後還能找到調整的方向。

在輸出部份還有一個很重要的觀念稱為心略(Strategy),即完成事情的方法或解決問題的步驟。如同行為學派的觀念,所有的改變歷程都可以化約為起點行為、終點行為、及由起點行為到終點行為的過程三個元素,在NLP中則用現在狀態(Present State)、欲求狀態(Desired State)、及檢驗(Test)與應用(Apply)兩個過程表示,使用狀態而不用行為表示NLP關切的範圍不只是行為,是人從內到外,從生理到心理的全部狀態;用欲求而不用終點二字表示目標是隨個人主觀而有所改變的,同時在不同的時候,欲求的內容也是有可能變動的;檢驗及應用則說明了NLP是如何幫助人從現在狀態邁向欲求狀態。例如錢七希望未來能做一個成功的人,於是首先需確認錢七的現在狀態及欲求狀態各是什麼,在NLP中通常是用一系列的問題來幫助個人評估,對錢七現在狀態的問題可能包括:

◎你如何知道現在的自己不夠成功?

◎當你看到了什麼?

◎聽到了什麼?

◎感受到了什麼時,會讓你覺得自己不夠成功?

◎你過去有過成功的經驗嗎?

◎在那個成功經驗中,你看到什麼?聽到什麼?或感受到什麼?讓你認為那是一個成功經驗?

◎發生了什麼讓那時的成功經驗沒有延續到現在?

對錢七欲求狀態的問題可能包括:

◎當怎樣的時候,你會認為你成功了?(看到、聽到、感受到什麼?)

◎你如何得知當那個狀態發生時,對你而言代表成功?

◎能夠獲得這樣的成功,對你的意義是什麼?

◎當你達到成功時,你的生活會有一些怎樣的改變?(看到、聽到、感受到什麼不同?得到什麼?失去什麼?對其他人的影響是什麼?)

◎這樣的改變對你的意義是什麼?

◎當怎樣的時候,你可能會失去這個成功?

不同的問題,但都導向同一個方向:從儲憶系統入手,讓現在狀態及欲求狀態清楚明確可辨認,建立各狀態的心錨,探尋目標背後的意義,及確認當事人是否真有足夠的動機改變等。當現在狀態及欲求狀態都清楚界定後,可進入檢驗階段,即比較兩種狀態間的差異。清楚差異後就可進入應用階段,也就是尋找可行的方法,及設定行動的步驟;在應用階段常用的問題可能包括:

◎你曾經做過些什麼來幫助你邁向你所希望的成功?結果如何?

◎在你現在的生活中有那些資源可能阻礙你邁向成功?

◎有那些資源可以對你有幫助?

◎你會希望有誰能與你共渡邁向成功的過程?

◎你會如何得知你正在邁向成功?或遠離成功?(看到、聽到、感受到什麼?)

◎在邁向成功的過程中,你的生活會有些什麼改變?

◎當怎樣的時候,困難會出現?在那時,你有些什麼資源可以幫助你?

◎在你達到成功狀態的前一步是什麼?在這個離成功只有一步時,你的生活會是什麼樣子?有什麼資源可以幫助你達到?(這是個有趣的角度,NLP似乎深知萬事起頭難的道理,也瞭解許多人善於做計劃卻不易開始執行的現象,因此它問的不是邁向成功的第一步?而是達到成功的前一步?從最困難的往回推,於是會讓人感到目標越來越簡單,間接提高了改變的動機)

關於人為什麼會生病?及人如何改變?這兩個問題,在前段回答人是什麼的討論已略有提及,此處再稍作整理:

一、儲憶系統使用不當,造成個人困擾;溝通時雙方的儲憶系統未能配合,即造成溝通不良。改變方法為仔細察覺個人使用的儲憶系統,努力擴大個人的儲憶系統,可減少個人困擾。溝通時,察覺彼此儲憶系統的差異,設法調整配合。

二、資源運用不良,造成無法脫離困境。改變方法為儘量找出可用資源,確實設定心錨,遇到困境時能有效建立困境-心錨-資源三者間的聯結,最後能以資源充足的狀態面對困境。

三、語言使用不夠清楚精準,隱藏對自己不利的暗示。改變方法為探尋個人在語言背後所隱涵的意義,練習使用精準的語言表達,善用隱諭及重建技巧轉化意義,使個人不致為語言所限。

四、與欲溝通的對象關係不佳就想改變對方,造成對方抗拒。良好的關係(Rapport)為NLP所強調的,任何的改變必建立在良好關係的基礎上,這 也就是為什麼需要先伴隨,才能引導的道理。而當改變的對象是自己,則良好的關係是指個人與欲求狀態即目標需有良好關係,也就是必先具有足夠的動機才能談改變,正確的心略問題及清楚的心錨可以有助於提昇改變動機。

五、心略錯誤或不當,造成改變困難。心略影響改變的方向與效率,有效的心略可以幫助當事人成功達到欲求狀態,不當的心略常導因於現在狀態或欲求狀態界定得不夠明確,也可能是心錨與資源設定不嚴謹,或心略步驟劃分不夠細致,改變方法即是修正以上可能造成心略不當的因素。有時候心略的設定並不一定由當事人一個人悶著頭苦想,亦可參考他人的成功經驗,觀察、引用他人成功的心略來協助自己邁向成功,在NLP中這樣的過程稱為倣效(Modeling)。

參、研究與評論

筆者在四、五年前曾聽過兩位領有NLP訓練師執照的加拿大人的演講,當時印象較深刻的只有儲憶系統與眼睛方向的關係,後來聽一些參加過這兩位訓練師所辦的工作坊的朋友反映,覺得頗有成效,甚至有些朋友隨後自費至國外受訓,其中有一人聲稱因為受了NLP的訓練而成為國內少見的年薪八百萬的保險行銷專家;一位美國人Anthony Robins也聲稱由於NLP的訓練,使他在短短兩年內由一位窮困潦倒的小夥子,變成百萬年薪的企業家,國內呂旭立紀念基金會每年皆會舉辦NLP的訓練工作坊,收費不低,而參加者眾多,新竹社福中心王輔天神父在取得NLP精通級證書後,也開辦了許多NLP訓練工作,據說也頗受歡迎,看來NLP真的頗為神奇。

然而學術界似乎就沒有那麼樂觀,Sharpley(1984)在回顧了十五篇有關NLP中儲憶系統的研究後發現,僅有兩篇研究得到支持,其他研究均未達顯著效果。Sharpley甚至認為,儲憶系統真正的功能可能只是提醒諮商員應該更仔細地關切個案的反應。不過到了1985年Einspruch & Forman兩人提出反駁,認為過去對NLP的研究之所以未得到支持,是因為這些研究的研究者對NLP的概念不夠瞭解,以及在實驗設計及方法學或邏輯推論上的錯誤造成的。而到了1987年初,Sharpley再度出擊,整理了七篇最新的研究,發現對NLP的基本概念或NLP在諮商情境中的應用亦未得到支持,同時還整理了期刊及論文中有關NLP的研究共四十四篇,發現得到支持的有六篇(13.6%),部份支持的有十一篇(25%),未獲支持的有二十七篇(61.4%)。最後在結論中認為,雖然NLP在學術研究中似乎不大吃得開,但對實務工作者而言,NLP還是有其價值,包括提醒諮商員應更注意自己及個案的非口語行為、協助個案擴展感官知覺、及讓同理心技巧更為細緻等等。

筆者認為,NLP原本就不是什麼創新的理論,它的價值在於將幾位大師的獨門絕活加以整理統合,用比較簡單的方式教導大眾,讓非心理或諮商專業背景的人們也能學到一些改變困境的方法,同時將原本應用在心理治療中的技巧擴大應用範圍到如一般生活、商業談判、行銷企劃領域中,成為一種生活的知識,提醒大眾注意在學習時的生理、心理,及認知、情緒、行為彼此的配合,也算是好事一件;當然,缺點也不是沒有,最大的問題可能有三個:

一個是道德上的爭議,即NLP很看重如何影響他人,而且是使在對方不知不覺中受到影響,如此一來,就有了操弄他人及剝奪他人自主權的問題;

另一個問題是,NLP不只操弄他人,也把自己視為操弄的對象,每一個教人邁向成功的技巧,都是在把個人自己視為操弄的對象,一個可用技巧來改變的個體,技巧無罪,但目標呢?NLP似乎在設定目標時只幫助當事人考慮是否真想要此目標,並未討論如何檢驗所設定的目標對不對或正不正確,不斷的追求成功(而且追求得到)是否真得是好的嗎?好像NLP並不很在意這樣的問題。

第三則是從操弄自己衍生出來的個人成長的討論,當自己被視為可被操弄的客體時,那個決定要不要操弄及如何操弄的主體我又如何呢?個人成長中,靈性的成長是很重要的,而靈性的成長是屬於主體我的成長,是精神面的擴展,一種無法被操弄的變化,在NLP中並沒有討論到這樣的問題,也或許NLP本來就沒有打算要討論這個問題。最近在一場心理劇中遇到一位父親剛過世的女孩,她告訴我她用NLP的方法,不到一天的時間就已經不再感到難過,而且很快就能以積極的態度面對未來生活...,聽到她的說法後,我不知道是應該讚歎NLP的神奇?還是要去擔心那個一下子就消失的難過跑到那兒去了?

肆、參考書目:略 

 

 


 

 
 

[ 首頁 ]

上次修改日期: 2000年06月12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