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結論

在伊藤隆壽的「格義佛教考」一文裡,他在文章末尾附上一篇「追記」的短文,(35)c(中,153-156)表明他對佛教學研究的觀點與立場,以及對中國佛教批判研究上的態度。此文雖短,卻不失為「批判佛教」陣營的基本號召。筆者將之要約整理如下三點,以作為本文的結束。

(一)以「正確的佛教」為基準的批判佛教學。亦即以「釋尊所證悟的內容是什麼」來界定佛教的正統性,並依此基本立場,從理論上對其它變質的佛教思想,進行批判的研究。然而,也充分地尊重利他行方便說的意義。

(二)在「新佛教學的摸索」上,採取價值判斷的立場。由於歷來日本學界的學風幾乎是以馬克斯韋伯『作為職業的學術』的觀點為典範(36)同於保留價值判斷或是排除價值判斷的學問態度。然而「批判佛教」等學者為了追求並強調「正確的佛教」,職是之故,在學術的處理上採取區別正邪、真偽,並以「正確的佛教」的基準,對於「非佛教」或「擬似佛教的思想」,在價值判斷上作一徹底的決斷。

(三)對「中國佛教全都是格義佛教」的批判,並不是否定中國佛教的歷史意義、宗教存在的意義或文化的意義,而是「僅就理論方面」,來貫徹佛教基本思想的一貫性,嚴格地區分佛教和非佛教思想,讓「正確的佛教」能展現其面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