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中國的本土文化:『道.理哲學』

那麼說來,原先就存在於中國文化土壤中的道家思想,或者是伊藤氏所謂的「道.理哲學」是具備著何種特徵呢?在此,他以《老子》道德經作為「道的哲學」代表,並對『老子』的內容考察「道」的特徵,茲先舉第一章的原文如下:

道可道,非常道;名可名,非常名。無名,天地之始;有名,萬物之母。故常無,欲以觀其妙;常有,欲以觀其徼。此兩者,同出而異名,同謂之玄。玄之又玄,眾妙之門。

依此,伊藤氏指出《老子》一書的『道』有四種特徵:(13)

  1. 痡`不變。
  2. 無名(不可言)、絕對、無限。
  3. 萬物的根源、唯一的實在。
  4. 生成原理。

我們依次如下介紹:

  1. 痡`不變。從上引文的「道可道,非常道」,亦即「可以用言語表達的『道』,不是恆常不變的『道』」。可知『道』的特徵之一即是痡`不變。而《老子》在許多地方使用『常』(或琚^字,而這正是「痡`不變」的意味。
  2. 無名(不可言)、絕對、無限。至於引文中的「名可名,非常名」,所謂的『名』是名稱、言語、概念。加上「無名,天地之始。有名,萬物之母」一句;伊藤氏認為所謂的「非常名」或「無名」是對『名』的否定,亦即強調道的不可言、拒絕言語、不重視概念。並且,作為天地萬物之始源的『道』是先於『名』存在。
  3. 萬物的根源、唯一的實在。『道』生成萬物的過程,『老子』第四十二章所示,「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萬物。萬物負陰而抱陽,沖氣以為和」。又《老子》十六章提到的『復歸於道』,「致虛極,守靜篤,萬物並作,吾以觀復。夫物芸芸,各復歸其根。歸根曰靜,是謂復命」。
  4. 生成原理。《老子》第六章提到,「谷神不死,是謂玄牝。玄牝之門,是謂天地根。綿綿若存,用之不勤」。伊藤氏認為在此值得注意的是,

玄牝、谷神是女性的象徵。換言之,生成萬物的『道』,可說是女性原理。(14)《老子》常以牝、雌、母的譬喻說明『道』,這表示《老子》思想的素朴性和土著性,和佛教的如來藏思想之間有類似性。職是之故,『道』的第四特徵可比擬為女性原理。

甚至以上的『道的哲學』可以要約為以下幾點:(15)

第一,《老子》一書,盡是對『道』原理的說明。第二,敘述『道』和萬物之本質的同一性,說及人與聖人的應該狀態。要言之,人無欲,則可復歸於道,聖人守『道』,可依『道』而行無為之治。第三,《老子》的思想,明顯地是自然主義,就其所批判的對象而言,它是明白地否定儒家的人間主義、傳統、文化主義、知性主義。

至於《老子》所表現的人間主義和自然主義,依照伊藤隆壽的看法,這無非是土著的自然主義。他接著提到:

如果借用松本史朗氏所使用的術語,那麼《老子》的『道的哲學』即是『土著思想』的哲學化,以回歸土著思想為目標。這種例子就印度思想而言,即等同於婆羅門哲學,然而若以佛教內部當中為例,那麼如來藏思想即是回歸土著思想的典型。(16)

伊藤隆壽認為,若以圖表來表示《老子》『道的哲學』的特色,可如下表示。此圖和松本史朗氏所指出的如來藏思想構造,即『dhatu-vada』(基體說)圖(17)較,其思想結構上很明顯是一致的。簡而言之,這正是「發生論的一元論「或」根源實在論」的思想。(18)

『道的哲學』之圖

   有名.有限.相對.二(多)
 ┌────────────┐
 │    天地、萬物    │
 └──┬─────────┘
  生成│      ↑
    │      │
    │      │
    ↓      │復歸
 ┌─────────┴──┐
 │  道(根源、基盤)  │
 └────────────┘
    無名.無限.絕對.一

同時,褲谷憲昭氏所使用的「本覺思想」一詞,也是指同一個思想構造,而褲谷氏在其《本覺思想批判》(19)《維摩經》批判(223 頁)當中也指出,中國和日本重視的大乘佛典之一的《維摩經》,也具有同樣的思想構造,並且赫拉克立圖斯(Heraclitus,540-480B.C.)的「一即全」(hen kai pan)思想也有類似性,這一點必須加以注意。(20)

就「批判佛教」學者對佛教思想的批判來看,如果說如來藏思想批判和本覺思想批判,分別是松本史朗和褲谷憲昭的火力彈著點,那麼對伊藤隆壽而言,中國人以「道.理哲學」為媒介所理解和解釋的「格義佛教」,即是他的標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