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親大寶貝

 

停了幾天沒寫日記,並不是因為偷懶,而是害怕,
怕一個個文字的出現,會再度洩漏內心的感傷與徬徨…

Fish在陪我度過三個星期的暑假後,已經回台準備開學了。她十四歲,沒有青春期小孩那種讓人嗆淚的脾氣,在她身上找得到的是開朗與貼心。

「媽,到Albertson怎麼走?」
「左轉到El Segundo直走,你問這做什麼?」

在她要搭機離開的那天下午,我們如往常一樣各據daybed一方看書,她問起這家最常去的超市,讓我覺得奇怪。

「到USC呢?」她看著手中的書,視線並未離開。
「上105接110,在Exposition出口下去-----」
「那---大華超市呢?」

終於,我知道爲什麼了。

我們真的很親密,既是母女,又像姊妹,常常互借CD,交換牛仔褲、涼鞋、好寫的筆,一起採買用品,一起倒垃圾,一起做晚餐,一起和爸爸做視訊聊天…在離開的前夕,我對她有諸多的不捨,她對我則是不放心。

她最驕傲的事,莫過於是作為我車上的衛星導航,Dopy在回台前載著我們母女倆,把附近街道繞了一遍,不是讓我熟悉環境,而是要Fish幫媽媽記得回家的路。真的很慚愧,讓我搭載過的人,對於我奇差無比的方向感,大概都是刻骨銘心的。

小小年紀的她,不只要時時提醒迷糊的我,偶爾還會幫忙收拾殘局。

那天,開車經過一家Donut店,爲櫥窗塈峓峖潀滫慣onut所吸引,不自覺便停車想看個仔細,於是,看見門上貼了一張Happy Hour的小海報,寫著在下午二點到五點之間,買one dozen只要 $4.99而且『get two free!』像是發現了寶藏,很開心地、很滿足地抱了一大盒長的、圓的、有糖霜的、有巧克力的donuts回家,隔天上午的早餐自然是甜甜圈嘍!

第一天還不錯,第二天也還好,到第三天早上,已經是以強迫的方式,讓自己吞下一個甜甜圈,第四天早上,賴在床上,有點不想起床,因為,怕又要吃…

「笨媽!你早上要吃什麼?」
「不想吃!」經Fish這麼一問,竟有作嘔的感覺。
「好啦---好啦---我幫你吃啦!」

我們母女的親密與相互了解,有時連言語都是多餘的!

就這樣,過了大約一個多星期,幾乎每天早上都會聽到Fish打開冰箱說:「還有啊?!」

終於,在一個聽得到鳥叫,聞得到花香的早晨,我的Fish打開冰箱後,開心大叫:「哈!終於吃完了」。我的媽呀!數一數,她一共吃掉了十一個甜甜圈!真的叫人想痛哭流涕!

之後,每次逛超市,她看見我又在bakery區逗留時,一定會在耳邊再三的說:「媽!冷靜!冷靜!冷靜!」

昨晚送她到機場,一再噙住將奪眶而出的淚-----怕她難過!她怎麼會不知道!一會兒說笑話,一會兒提醒我:「拜託!別哭哦!」,我知道,其實,我們兩個都極力的想守住那即將潰堤的水壩。

在她面前,我做到了,但是,揮揮手,轉身走出機場大廳的那一刻,洛杉磯的夜----忽然模糊了起來…

圖說:Fish送給媽媽的補夢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