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神容易送神難

 

常聽別人說,小孩子睡著的時候是天使,醒著的時候是魔鬼。雖然我家有四個寶貝,不論白天或夜晚,他們都是我最最乖巧又可愛的天使,尤其在認識了Grand之後,這種感覺,更是堅定不移。

「Grand! Grand! Put it back!」
在新家的第一個週末,原本相當寧靜的早上,不斷從對門傳來或大或小,時而和緩,時而急促的對話聲,就這樣持續了一陣子,雖然不曾登門拜訪這唯一與我共用一座樓梯的親密鄰居,卻已經摸清楚了,那是一個年輕母親與幼小男孩的家庭。

「Grand? Grand?」
「I’m here!」
「I said put it back! Now!」

這是最常聽見的親子對話,是什麼樣的母親,會一直用命令的語氣對小孩說話?是什麼樣的小孩,總是要母親提醒把東西放好?真的有些好奇。

下午,想到屋裡垃圾該拿出去丟了,和Dopy拎起三袋打包好的垃圾,一開門就看見對面一個好小好小的小男孩,站在門口動也不動的看著我們。

「Hi! Grand!」Dopy向他揮揮手,小男孩對這突如其來的舉動感到驚訝,轉身便跑進屋內。
「好可愛哦!他的眼睛好大哦!」這是一個黑皮膚的小男生,有著大大的眼睛和一頭毛茸茸緊貼頭皮的鬈髮。

丟完垃圾上了樓梯,又看見他,這次,他拿著一個玩具在胸前,怯生生的看著我們。

「Hi! Grand, How are you?」Dopy又跟他揮手,這次他並沒有走開,反而笑著走向我們。
「Hi!」他抬起頭露出燦爛的笑容。
「Hi! Grand, How old are you?」Dopy的日常對話句型,大概是快用盡了。
「Two---」他探頭向我屋內張望。
「You have nice shoes!」真沒想到,Dopy的對話庫埵陶o一句。
「Shoes---Hah---」小男生咧嘴笑開了。
「You wanna come in?」
「Ye---s」他點點頭。
「Grand----Come here----」他的媽媽在屋裡喚,他猶豫了一下,轉身回家了。

這第一次的接觸,感覺還不錯,至少對於近三個星期沒見到寶貝的我們而言,是有情緒安撫的作用。

第二次的接觸,仍是在週末,Dopy已回去台灣了,Fish在幾天前來到這堳袨趕瓷C

「Hi! Grand!」一打開門就看見他,只穿了件紙尿褲站在門口,見到我,馬上就跑過來。
「You wanna come in?」少了Dopy在旁,對話不必照課本演練。
「Ye---s」說的同時,他已經衝進客廳了。
「Look! Chair!」「Yes, it’s a chair.」「Desk!」「Yes, a desk.」他一樣一樣的清點客廳堛漯F西,我也有耐心的一一回應他,為了讓他有成就感,還要不時稱讚他「You are so great!」這樣的做似乎達到成效了,他就一路從客廳清點到廚房去了。

「Look! Water! I want some water!」

沒有紙杯或塑膠杯,只好拿自己從台灣帶來的磁杯,裝了半杯水給他,怕他拿不穩會打破,扶著杯子給他喝,沒想到這小子一把撥開我的手,沾了一口,就把我心愛的杯子用力的擱在桌上。

「I wanna sit down!」他很快的衝向沙發,鞋子也沒脫,就爬了上去。

「Look! It’s a TV!」「No, it’s not a TV, it’s a computer.」挫挫他的銳氣,看是不是能讓他靜下來,結果,當然是失敗了,他很快的找到更好玩的東西----整齊吊掛在桌邊的鑰匙,
每一串拿下之後就往嘴媔諢A想阻止時,已經濕答答了。

「Grand---Come here!」太棒了,是他的媽媽,救星終於出現了。
「No, No---」他搖晃著小腦袋的同時,往更裡面鑽了。
「Come on, we are going!」奇怪的是,為什麼只聽見聲音,就是沒看見人出來把這小鬼抓回去?
「Okay---I am moving---」說話的同時,他偷笑著對我使了一個眼神(好鬼靈精怪啊!),躡手躡腳往房間裡去了,看來,不說清楚、講明白是不行的了。
「Grand, your mom said you are going. Come on, I’ll walk you home, all right?」他瞅著一雙大眼看我(實在有點不忍),乖乖的讓我牽出了門,忽然,一個轉身,他又往回衝,還得意的咯咯笑了起來,而且躲到更裡面。

看來,我是引狼入室了。終於能體會,為什麼他的母親嗓音特別沙啞低沈,尤其是週末假期過後。

就這樣,說是躲貓貓也好,說是十八相送也罷,總之,晚飯的時間已經過了,人也虛脫了,他媽媽總算過來把他拎回家了。這時,突然非常想念我那一窩乖巧的寶貝。

日子在一週開始之後,又恢復寧靜,週五的傍晚和Fish慵懶地各據daybed一方,正想要好好享受午後的清靜與悠閒時,忽然聽到遠處傳來小孩子稚嫩的聲音,我們兩個人不約而同,立刻豎直背脊,側耳細聽,想再次確認,此時,Fish躡手躡腳的溜近窗台,半蹲著身體望向窗外,我的神經隨著屋外腳步聲的越來越近而逐漸緊繃,兩眼緊盯著Fish,忽然,她轉身一個箭步衝進房間,嚇得我緊追在後,兩個人一前一後衝進房間跳上床舖,互相看了看對方驚慌的神情後,忍不住大笑起來,一個問:「是他?」,另一個猛點頭。

狂笑了一陣子,冷靜下來後覺得荒謬的是,這麼大的兩個人竟然怕一個兩歲的小男生,而且怕成這樣!誰說小孩醒著的時候不是魔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