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evin的芭樂樹

 

曾幾何時,我們的想法,已隨著年齡增長,變得愈來愈複雜,希望,也就愈來愈難達成。

在那個大家難得聚在一起吃晚飯的時刻,Kevin想起了一件很令他興奮的事。

「我們主任對我真的很好,他知道台灣來的都喜歡吃芭樂,所以啊---」大家都停下手中的筷子,就等著Kevin把大家心中的期待,很快地一次說完,
「他就送了我兩棵芭---樂---樹!我們就快有芭樂可以吃了!」得意的Kevin夾起菜繼續吃著,
「ㄘㄟˊ」掩不住失望,大家低頭繼續吃這頓難得的晚餐。
「你們要不要看?我把它們搬進來!」Kevin放下碗筷,就要站起來了,
「喂喂喂---不用了,明天早上我們再到院子堿搥N好了。」Dopy忙阻止Kevin,我聽了猛點頭
「對對對,白天再看,晚上看不清楚嘛!」

一大早,大家都出門上班了,早餐桌上只剩下Dopy和我翻著地圖,有一搭沒一搭的談著,今天該朝哪個方向去找房子,忽然想起了Kevin的芭樂樹,放下手中的Bagel和地圖,起身走向屋外那片不算小的院子,兩個人繞了幾圈,就是找不到Kevin口中所描述的兩棵珍貴的芭樂樹,在大太陽下,正準備放棄時,忽然瞥見就在牆腳的地方,兩個小花盆,靜靜的、緊緊的依偎在一起。我蹲下去想仔細看個究竟。

「不會吧!Kevin說的是芭樂『樹』!」Dopy見狀靠了過來,兩個人捧起花盆端詳了好一會,終於,一致達成共識,「沒錯!就是芭樂『樹』!」此時,兩人抬頭相視,有那麼十秒鐘的時間納悶著,突然,想起Kevin的興奮,兩個人像是有了心電感應般,同時狂笑起來。

是的,我可以很肯定的告訴你,那絕對是二株健康的芭樂樹,只不過,不到五公分高的身長,要吃到它們的果實,這後半輩子,你真的要好好照顧它們,還有,保佑自己。

一陣捧腹之後,小心翼翼的放回盆栽,拔除了一旁長得比它們還高的雜草,突然覺得,生活當中,有小小的希望,真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