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棵會呼吸的樹

 

相信嗎?竟然和一隻蒼蠅玩了一個上午!!!

一直以為,在這麼大的空間堙A能呼吸的只有我一個。當然嘍,對於那些躲在房子堙A看不到的地方,偷偷地分享我的孤單的微小份子,我是不會介意的。

但是,就是有這麼令人生氣的壞份子,闖進了這個幾乎靜止的空間,恣意地穿梭、俯衝、盤旋,如果自己玩玩也罷了,但是,不安分的它,一再闖入書桌那幾呎見方的禁地,似乎在挑釁我的專心---和耐心。

好吧!讓它吧!只要別碰我就行,但是,它一次比一次地靠近,似乎在試探我,是不是已經成了一棵樹------

大膽的它,最後停在筆梢,阿彌陀佛---原諒我吧!輕輕地拿起剛印好的資料,迅速的從它背後偷襲,很久沒做壞事的我,失了準,行動也告失敗。

已經挑起的憤怒,當然無法馬上平息下來,不甘心的和它追逐在凍結的空氣中,狡猾的它好像能解讀我的毒辣心機,一直都能從精心策劃的獵殺行動中,平安逃離。

最後,是累了,隨它去吧。它停在字典上,似乎是宣告著它的勝利。停了大約幾秒,便飛走了。

空間恢復寧靜,空氣再度凝結,覺得好笑的是---竟然有點想念起那隻蒼蠅!!!

沒有和它的一番廝殺,很可能地,我只是一棵-----會呼吸的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