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念媽媽----需要多大的力氣?

 

 

想念媽媽---要花多大的力氣呢?這是一個很抽象的問題,很難具體的衡量,但是,從Piggy小心翼翼的保護一枝筆,我終於看到了,原來,想念媽媽---需要好大的力氣,大得足以改變一個人…

小時候,常爲Piggy的不拘小節、丟三落四的個性苦惱不已,說來真的好氣又好笑,幼稚園時期,愈近學期結束,他的書包也愈來愈輕-----因為,書本該掉的都掉光了,而他也樂得不用像幾個姐姐一樣,放假時得把舊書裝箱收藏。

上了小學,這種情形稍稍獲得改善,書是都保住了,但是,光是他丟掉的鉛筆、橡皮擦、鉛筆盒,大約夠我開一間文具店了。

這是真的,一點都不誇張,我曾經想盡辦法要減少損失,包括把文具用品的顯眼面,蓋滿了章或是貼上名字標籤(希望撿拾到的善心人能提醒他帶回家)、橡皮擦用棉線綁在鉛筆盒上(結果當然是連鉛筆盒都不見了)、把鉛筆盒綁在書包上(回到家的,只有書包,和一條棉線)…種種泯滅人性尊嚴的方法都收不到成效,東西依舊是一去不返,音訊渺茫…

最後,當然是我投降了,面對他天真靦腆又略帶窘迫的笑容,只好認栽了,從此,買文具必上大型量販店,大筆切貨,以量抑價。爲了不讓他的個性妨礙學習,只好幫他準備兩套文具用品,一套放鉛筆盒,一套放書包的前袋,一有缺損,立即補充。

話說回來,其實Piggy並不是完全不用心的小孩,在兩歲左右牙牙學語時,他已經能把停車場內各式車輛的廠牌,一一辨識說出;上了幼稚園,累積數十台的玩具小汽車,他隨時能依類別清點校閱,少了一台也能清楚說出外型細微的特徵;上了小學,他對象棋的熱愛與專注,使得棋藝日異精進,甚至殺得唸國三的大姐翻臉棄戰,在校成績也能如他的棋藝一樣名列前茅。

但是,掉東西的惡夢卻始終擺脫不掉,這次回台灣期間,每天睡前,抽空檢查了他的書包和鉛筆盒,唉!依舊空空如也,連放在前袋的三枝鉛筆,不出兩天,便已消失無蹤…看著他每天睡前膩在我懷堙A直問:「媽媽,你可不可以不要回去美國?」實在不忍心多加苛責,忽然,腦際閃過一個念頭…姐姐們曾經透露一件Piggy不願讓我知道的事情----他曾經因為想媽媽,而偷偷地哭。

「Piggy,媽媽不在的時候,你想不想媽媽呢?」抱著他,我輕輕的問。

「想啊…媽媽你不要回去,好不好?」他的眼神充滿哀求與渴望…

心好酸,放下他,我從自己的鉛筆盒中,拿出一枝最常用的自動鉛筆,拉起他的小手,把鉛筆放在手心…

「Piggy---這支鉛筆跟著媽媽到美國,又跟著媽媽回來家堙A你聞聞看有沒有媽媽的味道?」

他害羞的笑了笑說:「有啊!」

「這枝筆---媽媽把它送給你,想念媽媽的時候,拿出來看一看,聞一聞…」

今天和遠在台灣的寶貝們作視訊的時候,兩個雙胞胎姐姐爭相告訴我一件事---

「媽媽!破紀錄了耶!已經三個星期了!那枝鉛筆還在耶!」

想念媽媽-----真的需要很大的力氣-----對於一個常掉鉛筆的小男生來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