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左走向右走-----都是鄉愁

 

 

盼了很久,總算找到機會回家,臨上飛機前除了興奮,竟然多了一些緊張。

有家的感覺真好,非常樂於在一大清早,一一叫醒沉睡的寶貝,打點好早餐後,親吻揮別,看著他們快樂的上學。

白天,和Dopy到淡水,陪他吃一頓豐盛的海鮮,踩著夕陽,漫步到渡船頭,搭上快艇,航向漁人碼頭,吹著海風,啜飲咖啡,在靜靜的夜裡,靜靜的看著兩個拉長的身影。

到烏來,浸泡在熟悉的溫泉堙A同樣的高溫,伸展四肢後,令人舒服得直想睡。

晚上飯後,和Dopy牽手散步,繞著社區走,一圈又一圈。

從前視為平淡的生活,此刻卻是不可多得的幸福。

然而,矛盾的是,最近常想起LA,想起那個空蕩蕩的房子,那幾盆和我一起呼吸成長的盆栽,那輛陪我勇闖陌生城市的車子…

爲什麼?拋不掉的總是鄉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