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韻」由徐志摩作詞,是趙元任在合唱創作技巧上、最複雜的一首。基於歌詞口語和聲韻的考量,趙元任將原詞稍作異動,如:「暮靄」改成「暮色」,「急旋」改成「旋轉」,「在海沫裡」改成「在浪花的白沫裡」,另外「苗條的『身影』」這個詞為了避免和「聲音」一詞混淆,作曲時特別在音符的旋律線上給「ㄣ」、「ㄥ」兩個鼻音,特別處理成尾隨韻母的清楚收音。合唱的部分,每次的「女郎,回家吧!女郎!」由提醒、催促、警告最後急轉變成焦慮呼喊;音樂的部分在和聲轉調的鋪陳以及鋼琴生命力的表現上,都有精湛巧妙的搭配。
「海韻」當中留戀海邊不回家的倔強女郎,由女高音趙桂雲老師擔任獨唱。今晚最後兩首混聲合唱曲,由指揮胡巧芬老師帶領中央合唱團全體團員為各位演唱。

海韻 (1927)

徐志摩作詞 趙元任作曲
中央合唱團

女郎:趙桂雲 獨唱

「女郎,單身的女郎, 你為什麼留戀這黃昏的海邊?
女郎,回家吧,女郎!」
「啊! 不回家,我不回,我愛這晚風吹。」
在沙灘上,在暮色堙A有一個散髮的女郎,徘徊、徘徊。

「女郎,散髮的女郎,你為什麼彷徨 在這冷清的海上?
女郎,回家吧,女郎!」
「 啊!不,你聽我唱歌,大海,我唱,你來和。」
在星光下,在涼風堙A輕盪著少女的清音,高吟、低哦。

「女郎,膽大的女郎! 那天邊扯起了黑幕,這頃刻間要有大風波,
女郎,回家吧,女郎!」
「 啊!不,你看我凌空舞,學一個海鷗沒海波。」
在夜色堙A在沙灘上, 旋轉著一個苗條的身影,婆娑、婆娑。

「聽呀,那大海的震怒,女郎,回家吧,女郎!
看呀,那猛獸似的海波,女郎,回家吧!女郎!」
「 啊!不,海波他不來吞我,我愛這大海的顛簸!」
「 啊!不,海波他會來吞你,你看這大海的風波!」
在潮聲堙A在波光堙A啊,一個慌張的少女在浪花的白沫堙A蹉跎、蹉跎。

「女郎,在哪堛,女郎!
哪堿O你嘹亮的歌聲?哪堿O你窈窕的身影?

在哪裡啊,勇敢的女郎?」

黑夜吞沒了星輝,這海邊再沒有光芒;
海潮吞沒了沙灘, 沙灘上再不見女郎,再不見女郎!

註解

作曲者註:一九二七年作。徐志摩作詞。見《翡翠的一夜》第二集。這個歌詞,因為要使聽者能夠聽懂的緣故,三處略有改動,就是第一首的『暮靄』改為『暮色』,第三首的『急旋』改為『旋轉』,因為兩字的時間裡來不急唱明白『急』跟『旋』兩個觀念出來,第四首『在海沫裡』改作『在浪花的白沫裡』。還有『星輝』也有人說過聽不懂,但是我一時沒有想到好的改法,所以仍舊。還有兩次身影〈shen-ying〉在不分-n-ng的地方的人怕跟『聲音』(sheng-in)相混,我竭力用56 1(第三首)21 35(第五首)的唱法把字的上聲唱出來,或者不至於聽錯。以上的三處當然不敢說是把詩句改好了,不過就是說這麼改了之後於唱的上頭較為合適就是了。這個歌雖然可以獨唱,但最好有一個男女音的合唱團,再加一個女高音獨唱〈soprano solo〉唱“女郎”說的話,唱團至少要有八個人,每部二個,因為有些地方一部要再分為二的。這個歌有五首,每首的音樂當然不同。正調是d小調,起始一小段是寫海的過程,這是全曲的總引子,然後由tenor部主調起始唱“女郎”;到“這黃昏”由alto部主調,到“女郎,回家吧,女郎“,由soprano部主調。然後由“女郎”獨唱一個“中國派”的調兒,這是用相關的小調〈f調〉,接著唱團用d小調唱,又用F大調結句;末段一個二拍子的鋼琴過程八小節,是描寫女郎的徘徊的樣子,這是第一首。第二第三首的結構跟頭一首相彷彿,不過內容都不同。“女郎,回家吧,女郎”在第二首說的更懇切一點,在第三首這句轉到A調,更帶一點警告的聲腔,在第三首“女郎”的回答,跟末尾過程改了六拍子,描寫跳舞的神氣,第四首起頭先是男聲分四部唱大海震怒的聲音,忽然全體唱團又放聲唱出來,這一次叫“女郎,回家吧,女郎”是急叫,〈用減七度和弦〉。這一次“女郎”的答唱是跟唱團同時唱,假如唱團的人很多就要唱輕一點,不然怕會把女郎的聲音蓋掉了,這地方因為唱團是代表詩翁的口氣,所以字句要改為“啊,海波他會來吞你,你看這大海的風波。” 這以下到“蹉跎”收到A調和絃,以下二十多小節的過門就是描述“女郎”跟大海掙扎的情形。為便於學習合聲學者的參考,現在把這段過門的轉調的大意寫出來,裡面是一小節縮小三倍,當一拍寫,轉調好像是轉的很遠其實只是轉到同名的大調,在這第五首裡,女郎已不能唱所以唱團用D大調唱,剛前就用前面每首的尾聲改用D小調用女郎的魂魄來作答,到“在哪裡阿,勇敢的女郎?”唱團又回到本調d小調以後就是沙灘上悽涼的景象〈唱團的嗚咽段續句〉跟茫茫大海的聲音〈伴奏裡底音A字上的tremolo〉尾聲過門的中部又隱隱重提一提前幾首尾聲的motive〈倒數第二大行〉終久又捲入黑夜的海潮裡去了這個歌是一個大唱團合唱的歌,但一個人也可以單獨主調,拿他當個獨唱的歌來唱。

徐志摩的生平


徐志摩,原名章垿,浙江省海寧縣硤石鎮人,生於民國前十六年(公元一八九五年)。在國內讀過上海滬江大學,後轉學北京大學。之後到美國留學,在哥倫比亞大學讀銀行學,又到英國倫敦大學政治經濟學院研究,再轉到康橋大學的王家學院作選科生。民國十一年回國,擔任過北京大學、清華大學、上海光華大學、大夏大學、南京中央大學的教授。二十年八月,從南京乘飛機到北平,中途過山東省黨家莊,飛機觸到山岩,焚燬遇難。他同胡適與梁實秋等在上海創辦過新月雜誌,倡導自由主義的文藝。他的思想很受英國羅素,印度泰戈爾的影響,歌人生愛、自然愛。他的散文晶瑩蘊藉,詞采絢爛,富於情趣。他的詩融合歐美詩律,跟中國詩的風格,形成一種新抒情詩體,在奔放曲折裡能充分運用俗語、民歌的複疊韻。他的翻譯,選擇很精,能做到流暢又正確。他因為天才橫溢,死得又早,行文、選詞、造句有時不免有點生硬,不自然。

 

著作、詩集:志摩的詩 翡冷翠的一夜 猛虎集

散文集:巴黎鱗爪 自剖

短篇小說:輪盤

戲劇集:卡崑岡

書簡:愛眉小札

此外尚有曼殊斐爾小說集等的翻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