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倉洋嘉措情歌》 ( 古本 - 曾緘譯 )

心頭影事幻重重,化作佳人絕代容。
恰似東山山上月,輕輕走出最高峰。

轉眼苑枯便不同,昔日芳草化飛蓬。
饒君老去形骸在,變似南方竹節弓。

意外娉婷忽見知,結成鴛侶慰相思。
此身似曆茫茫海,一顆驪珠乍得時。

邂逅誰家一女郎,玉肌蘭氣郁芬芳。
可憐璀璨松精石,不遇知音在路旁。

名門嬌女態翩翩,閱盡傾城覺如賢。
比似園林多少樹,枝頭一果騁鮓妍。

名家有女初長成,體態輕盈貌端秀。
恰似園林清香果,鮮豔熟美掛枝頭。

一自魂銷那壁廂,至今寤寐不斷忘。
當時交臂還相失,此後思君空斷腸。

我與伊人本一家,情緣雖盡莫咨嗟。
清明過了春自去,幾見狂蜂戀落花。

青女欲來天氣涼,蒹葭和露晚蒼蒼。
黃蜂散盡花飛盡,怨殺無情一夜霜。

飛來野鶩戀叢蘆,能向蘆中小住無。
一事寒心留不得,層冰吹凍滿平湖。

莫道平湖波日舟,舟中木馬解回頭。
不知負義兒家婿,尚解回頭一顧不。

遊戲拉薩十字街,偶逢商女共徘徊。
匆匆綰個同心結,擲地旋看已自開。

長幹小生最可憐,為立祥幡傍柳邊。
樹底阿哥需護惜,莫教飛石到幡前。

手寫瑤箋被雨淋,模糊點畫費探尋。
縱然滅卻書中字,難滅情人一片心。

小印園勻黛色深,私鉗紙尾意沉吟。
煩君刻劃相思去,印入伊人一片心。

細腰蜂語蜀葵花,何日高堂供曼遮。
但使依騎花背穩,請君馱上法王家。

含情私詢意中人,莫要空門證法身。
卿果出家吾亦逝,入山和汝斷紅塵。

至誠皈命喇嘛前,大道明明為我宣。
無奈此心狂未歇,歸來仍到那人邊。

入定修觀法眼開,祈求三寶降靈台。
觀中諸聖何曾見,不請情人卻自來。

靜時修止動修觀,歷歷情人掛眼前。
肯把此心移學道,即生成佛有何難。

入定觀修上師尊,心中偏偏不顯現。
不曾意想愛人臉,清清楚楚現在前。

醴泉石露和流霞,不是尋常賣酒家。
空女當壚親賜飲,醉鄉開出吉祥花。

為豎幡幢誦梵經,欲憑道力感娉婷。
瓊筵果奉佳人召,知是前朝禮佛靈。

天馬飄向蒼穹際,寶幡高聳入雲霓。
感得名門才女聘,共邀赴彼佳宴席。

見齒微張笑魘開,雙眸閃電座中來。
無端覷看情郎面,不覺紅渦暈兩腮。

情到濃時起致辭,可能長作玉交枝。
除非死後當分散,不遣生前有別離。

曾慮多情損梵行,入山又恐別傾城。
世間安得雙全法,不負如來不負卿。

絕似花蜂困網羅,奈他工布少年合。
圓成好夢才三日,又擬將身學佛陀。

別後行蹤費我猜,可曾非議赴陽臺。
同行只有釵頭鳳,不解人前告密來。

微笑知君欲誘誰,兩行玉齒露參差。
此時心意真相屬,可肯依前舉誓詞。

飛來一對野鴛鴦,撮合勞他貢酒娘。
但使有情成眷屬,不辭辛勞作慈航。

密意難為父母陳,暗中私說與情人。
情人更向情人說,直到仇家聽得真。

膩婥仙人不易尋,前朝遇我忽成群。
無端又被蘆桑奪,一入侯門似海深。

明知寶物得來難,在手何曾作寶看。
直到一朝遺失後,每思奇痛徹心肝。

深憐密愛誓終身,忽抱琵琶向別人。
自理愁腸磨病骨,為卿憔悴欲成塵。

盜過佳人便失蹤,求神問卜冀重逢。
思量昔日天真處,只有依稀一夢中。

少年浪跡愛章合,性命唯堪寄酒懷。
傳語當壚諸女伴,卿知不死定常來。

美人不是母胎生,應是桃李樹長成。
已恨桃花容易落,落花比汝尚多情。

生小從來識彼姝,問渠家世是狼無。
成堆血肉留難住,奔走荒山何所圖。

山頭野馬性難馴,杌陷猶堪制彼身。
自歎神通空俱足,不能調伏枕邊人。

羽毛零亂不成衣,深悔蒼鷹一怒非。
我為憂思自憔悴,哪能無損舊腰圍。

浮雲內黑外邊黃,此是天寒欲雨霜。
外現僧相內是俗,無非末法到滄桑。

外雖解凍內偏凝,騎馬還防踏暗冰。
往訴不堪逢彼怒,美人心上有層冰。

弦望相看各有期,本來一體冀盈虧。
腹中顧兔消磨盡,始是清光飽滿時。

前月推移後月來,暫時分離不須哀。
吉祥白月行看近,又到佳期第二回。

須彌不動住中央,日月遊行繞四方。
各駕輕車投熟路,未須卻腳歎迷陽。

須彌山王居中央,穩若磐石不動搖。
日月圍繞睌鈺菕A不曾迷途錯方向。

新月才看一線明,氣吞碧落便橫行。
初三自詡清光滿,十五何來皓月盈。

十地莊嚴住法王,誓言呵護有金剛。
神通大力智無敵,盡逐魔軍去八荒。

杜宇新從漠地來,無邊春色一時回。
還如意外情人至,使我心花頃刻開。

不觀生滅與無常,但逐輪回向死亡。
絕頂聰明矜世智,歎他於此總茫茫。

君看眾犬吠猩猩,飼以鄒豚亦易馴。
只有家中雌老虎,愈溫存處愈生嗔。

抱慣嬌軀識重輕,就中難測是真情。
輸他一種占星術,星斗滿天認得清。

鬱鬱南山樹草繁,還從幽處會嬋娟。
知情只有閑鸚鵡,莫向三叉路口言。

拉薩遊女漫如雲,瓊結佳話獨秀群。
我向此中求伴侶,最先屬意便為君。

龍鍾黃犬老多髭,鎮日多昏仗爾才。
莫道夜深吾出去,莫言破曉我歸來。

為尋情侶去匆匆,破曉歸來?雪中。
就媥鷖鶵离拲o,倉央嘉措布拉宮。

夜走拉薩逐綺羅,有名蕩子是汪波。
而今秘密渾無用,一路瓊瑤足跡多。

布達拉宮之聖殿,持明倉央嘉措居。
夜訪拉薩逐綺羅,宕桑汪波亦是彼。

玉軟香溫被裹身,動人憐處是天真。
疑他別有機權在,巧為錢刀做笑顰。

輕垂辮發結冠纓,臨別叮嚀緩緩行。
不久與君須會合,暫時判訣莫傷情。

跨鶴高飛意壯哉,雲霄一羽雪皚皚。
此行莫恨天涯遠,咫尺理塘歸去來。

死後遊魂地獄前,冥王業鏡正高懸。
一困階下成擒日,萬鬼同聲唱凱旋。

卦箭分明中鵠來,箭頭顛倒落塵埃。
情人一見還成鵠,心箭何如挽得回。

孔雀來自印度東,工布深谷鸚鵡豐。
兩禽相去常千里,同聚法城拉薩中。

行事曾叫眾口嘩,本來白璧有微瑕。
少年瑣碎零星步,曾到拉薩賣酒家。

鳥對垂楊似有情,垂楊亦愛鳥輕盈。
若叫樹鳥長如此,何隙蒼鷹哪得攖。

結盡同心締盡緣,此生雖短意纏綿。
與卿再世相逢日,玉樹臨風一少年。

吩咐林中解語鶯,辯才雖好且休鳴。
畫眉阿姐垂楊畔,我要聽她唱一聲。

縱使龍魔逐我來,張牙舞爪欲為災。
眼前蘋果終須吃,大膽將它摘一枚。

但曾相見便相知,相見何如不見時。
安得與君相訣絕,免教生死作相思。

參考網頁:
http://www.heshang.com/archive/index.php?t-15304.html

回首頁